也许你此时的苟且正是彼时所向往的诗和远方

真虚道长
真虚道长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发表于 : 2020-04-12
辗转回家后,发现家乡也充彻着大量的外来人口。突然觉得我没有故乡了!

家门口道路两边的小上铺和前两个月回来的时候也不一样了。原先的庄稼地盖了很多高楼,有的还是毛坯只要钢筋水泥架子,有的已经完工,空无一人,只有偶尔有几户亮着灯。住着不知道是谁的人。

走着溜达了一圈,新添了不少公共设施,开了好几个商城。原先路边的小贩都被哄走了。也开了许多特色的饭馆,一看就是从别处搬来的风格。也许是人们的钱包还不够富裕,也许人们的消费观念还稍显落后,客人很少。

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幻想过自己特别贫寒,小小年纪去端盘子,当小保姆。而现实中只能老老实实念书。后来到了医院,做了小护,被某些人调侃为有文化的小保姆。我总能听见别人的故事,对远方有着莫名的向往,可能是我18岁之前哪也没去过吧!没有什么不能引起我的好奇。

一个人的闯荡,我曾幻想过,万一被拐卖到小山村里,怎么样策划逃跑,怎么样跑不了之后同归于尽。

大城市的繁华,好像也不过如此,只有异乡的冰冷让你回念家乡。以前在家的时候总是很有安全感的,下了晚自习回家,伴着昏暗的路灯,也从来没有担心过,被拦路抢劫,被莫名绑走。

来到大城市,我国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各种新闻频发的地方,被拐卖的大学生,出租车上受害的空姐,火车站附近各种各样的骗子,广播里各种宣传。突然就觉得,如果我求助,有一半的可能会被当成骗子,而另一半就是遇到骗子。

在商城的许多一线品牌,样子也很一般,就是透露着一种悄咪咪的优越感。大厦里的人们大都穿着得体,端庄大气。优雅且礼貌的微笑着。我也被训练过这种咬筷子,露8颗牙的笑。所以我并不能从她们的笑里感受到热情和被欢迎,只知道这是一群高素质的人。她们也许出门前还焦头烂额,为很多事烦恼,但出了门,仿佛就开启了表演,现代都市青年的精英感从衣着打扮从表情从走路说话的方式里毫不保留的流露出来。

一些人逃离着北上广,也有一些人拼命的往北上广拥挤。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这样才能平衡。


1
分享 举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 注册